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特别关注  > 正文

该如何安慰“被顶替的人生”

发布时间 2018年04月17日14:08    来源 新华网    编辑  芮琪    责任编辑 王小明

    1998年,陕西三原县女子荆高峰参加中专师范考试,却没成绩,学校称其学籍档案也不慎丢失。让她没想到的是,与她同年级的李敏却顶着“荆高峰”的名字上了中专,学成归来当上了老师,最终成为了三原县教育局的一名干部。最近因被荆高峰发现,李敏提出辞去公职申请,三原县教育局同意其辞职。目前,事件调查仍在进行中。

    这一幕似曾相识,从罗彩霞到王娜娜,再到如今的荆高峰,随着一件件陈年旧事浮出水面,公众被迫带入了一段混沌晦暗的过往,又不得不直面如今异常复杂的现实。因为各自遭遇的世间恶意与阴谋算计,这几起悲剧主人公的命运,都阴差阳错地滑入了另一种轨迹。而当真相揭晓,亲历者固然五味杂陈,围观者也一样是出离愤怒。“教育局官员冒用身份20年获准辞职”,网友追问:这就算了?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显然,冒名者主动辞职,只是东窗事发后迫于压力的必然选择,这并不能替代公共调查和正式追责。可以预见的是,针对此事的“调查”,必然是一次牵涉甚广的全面调查,其中应该包括对当初中专师范招生活动的调查,也包括对当地教育局相关人事使用过程的调查,以最大限度还原事件的真相。

    有别于罗彩霞案、王娜娜案中冒名者都是在异地就业,在本案中冒名者李敏自始至终都是在当地就业,如此毫不避讳、无所顾忌,简直就是对“受害者”的公然挑衅。到底是怎样一种力量在庇佑着李敏,使她能轻而易举地盗取学籍、冒用身份,并堂而皇之优哉游哉一路高升?

    尽管每一起冒名顶替案件都可以归结为历史遗留问题,毕竟过去的纸质学籍档案、不曾联网的招录模式等等都漏洞百出极易给人以操作空间。此外我们更应该记得,每一起冒名顶替案最终都会牵出一串的同谋者——“他”可能是中学班主任,是学校的管理者,是教育系统的公务员,是招生院校的某个经手人……

    揭开一段遗憾往事,就是直面一段不堪的历史。姓名权、受教育权惨遭侵犯的荆高峰,被残忍排除在了本属于自己的人生机会之外,这种损失无比巨大却无法量化。无论如何,终究应该有人为此负责,终究得有系统性的反思和查漏补缺,来杜绝所谓的“历史遗留问题”重演。 (蒋璟璟)

 

原稿标题:
原稿作者: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更多壹专题
壹话题
去讨论 做嗲微话题 # 八月你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