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说法释理  > 正文
自媒体爱“打赏”,取之应有道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10日 11:31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常昊

    ■ 案情简述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的武汉,作家方方以日记的方式记录了自己的所见所思,并在社交网络发布。这一系列的“武汉日记”,被人称为武汉战“疫”的“战地日记”,被无数人传阅和期待。随着“武汉日记”在网络社交媒体的走红,一些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开始以转载、分享、编改等方式同步推送相关内容,并因此收获用户浏览量,甚至接受用户的“打赏”。这已涉及著作权法上的发表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修改权和获得报酬权,以及民事赠与等相关权益的争议。

    ■ 律师有话说

    以微信公众号为代表的自媒体,其发布的内容,主要有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单独或者组合的方式,属于著作权法上的文字作品、摄影作品(或美术作品)、影视作品等,其著作权由作者或者相应的权利人享有。作为微信公众号的平台运营方,腾讯公司对微信公众号上涉及作品著作权的保护,已有一整套相对完善的机制。如作家方方在发现其他公众号利用自己的日记接受“打赏”后,开始标注“原创”,即是腾讯公司对原创作者的保护措施之一。

    “打赏”是微信公众号的一项功能,即对于设置了“打赏”功能的文章,读者可以直接通过该功能向作者支付一定的费用。

    “打赏”究竟是何种性质,很多人还存在困惑。一方面,作者创作的文章获得了读者的认可,受到其在金钱上的奖赏。而且,由于一些文章可能受到众多读者的“打赏”,或给作者带来不菲的收益。从某种程度上看,这类“打赏”似乎符合著作权法上权利人通过发表作品获得的报酬,但是又区别于常见的订阅费用。另一方面,很多文章往往只是激发了读者对其中人、事、物的感同身受,使之产生了以金钱方式给予作者帮助和鼓励的行为,这又更符合民法中的赠与行为。

    从微信关于“打赏”功能的协议条款看,腾讯公司主张“打赏”属于赠与;在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也持相同的观点,其一些判决认为读者对于文章的“打赏”属于赠与。因此,对于其他公众号自媒体未经方方许可发布“武汉日记”的文章,并因此收获“打赏”的收益,无权被作品著作权人方方要求交付。

    “原创”是微信公众号的另外一项功能,其目的是为鼓励作者在微信公众号平台发布优质内容并维护作者权益,平台给文章原创者的声明途径和标识方式。从声明原创是独属于作者的权利的角度看,这接近于著作权中的署名权内容。对于符合条件被标识为原创的文章,其他公众号在未获授权转载时,将会直接跳转到原创文章,从某种程度上也起到识别文章作者身份的作用。微信公众平台核准文章是否符合原创条件时,主要是基于文章与平台已有文章库的比对结果,遗憾的是,其对于文章的真实作者并不能准确判断。

    按照微信公众号的规则,只有具备“原创”标识的文章才能开通打赏功能。其他公众号将方方“武汉日记”申请为“原创”获得打赏的行为,或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可以被方方要求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及赔偿损失。

    曾博 江苏常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江苏律协第八届电子商务与信息网络业务委员会副主任、常州律协电子商务与信息网络业务委员会主任

    ■ 点评

    相关平台开通的金钱打赏功能,初衷是让用户以支付小额货币的方式表示对作品的欣赏和鼓励,进一步激发自媒体运营者的原创和创新。可是,无论“打赏”性质如何,都被许多自媒体当作了重要的赢利方式。随着微博、微信、抖音等新兴传播方式的崛起,相关知识产权的风险逐渐暴露。对于以内容创作为本的自媒体而言,运营者尤其应当谨慎对待著作权事宜。这不仅仅是对他人成果的尊重,也是对自身发展的保障。这需要他们要么尽可能使用原创作品,要么取得原作者及所有权人的明确授权,切莫轻易将“非盈利目的”作为免责理由。这也需要加快推进《著作权法》的修订进程,完善和优化网络内容生产监管制度体系,创新网络传播内容的知识产权治理模式,简化相关维权的流程和成本,鼓励创新激发原创动力。同时,每一个用户也是监督者,一旦发现违规违法使用他人著作权的情况,不仅可以积极举报,也可以主张返还违背自己认同本意的“打赏”,为获得更优质的内容培育一方良土。

    栏目主持 车玉

频道首页
延陵评论
觅渡时评
理论之窗
漫画评论
每周话题
网论精选
常言道
说法释理
  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说法释理  > 正文
自媒体爱“打赏”,取之应有道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10日 11:31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常昊

    ■ 案情简述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的武汉,作家方方以日记的方式记录了自己的所见所思,并在社交网络发布。这一系列的“武汉日记”,被人称为武汉战“疫”的“战地日记”,被无数人传阅和期待。随着“武汉日记”在网络社交媒体的走红,一些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开始以转载、分享、编改等方式同步推送相关内容,并因此收获用户浏览量,甚至接受用户的“打赏”。这已涉及著作权法上的发表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修改权和获得报酬权,以及民事赠与等相关权益的争议。

    ■ 律师有话说

    以微信公众号为代表的自媒体,其发布的内容,主要有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单独或者组合的方式,属于著作权法上的文字作品、摄影作品(或美术作品)、影视作品等,其著作权由作者或者相应的权利人享有。作为微信公众号的平台运营方,腾讯公司对微信公众号上涉及作品著作权的保护,已有一整套相对完善的机制。如作家方方在发现其他公众号利用自己的日记接受“打赏”后,开始标注“原创”,即是腾讯公司对原创作者的保护措施之一。

    “打赏”是微信公众号的一项功能,即对于设置了“打赏”功能的文章,读者可以直接通过该功能向作者支付一定的费用。

    “打赏”究竟是何种性质,很多人还存在困惑。一方面,作者创作的文章获得了读者的认可,受到其在金钱上的奖赏。而且,由于一些文章可能受到众多读者的“打赏”,或给作者带来不菲的收益。从某种程度上看,这类“打赏”似乎符合著作权法上权利人通过发表作品获得的报酬,但是又区别于常见的订阅费用。另一方面,很多文章往往只是激发了读者对其中人、事、物的感同身受,使之产生了以金钱方式给予作者帮助和鼓励的行为,这又更符合民法中的赠与行为。

    从微信关于“打赏”功能的协议条款看,腾讯公司主张“打赏”属于赠与;在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也持相同的观点,其一些判决认为读者对于文章的“打赏”属于赠与。因此,对于其他公众号自媒体未经方方许可发布“武汉日记”的文章,并因此收获“打赏”的收益,无权被作品著作权人方方要求交付。

    “原创”是微信公众号的另外一项功能,其目的是为鼓励作者在微信公众号平台发布优质内容并维护作者权益,平台给文章原创者的声明途径和标识方式。从声明原创是独属于作者的权利的角度看,这接近于著作权中的署名权内容。对于符合条件被标识为原创的文章,其他公众号在未获授权转载时,将会直接跳转到原创文章,从某种程度上也起到识别文章作者身份的作用。微信公众平台核准文章是否符合原创条件时,主要是基于文章与平台已有文章库的比对结果,遗憾的是,其对于文章的真实作者并不能准确判断。

    按照微信公众号的规则,只有具备“原创”标识的文章才能开通打赏功能。其他公众号将方方“武汉日记”申请为“原创”获得打赏的行为,或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可以被方方要求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及赔偿损失。

    曾博 江苏常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江苏律协第八届电子商务与信息网络业务委员会副主任、常州律协电子商务与信息网络业务委员会主任

    ■ 点评

    相关平台开通的金钱打赏功能,初衷是让用户以支付小额货币的方式表示对作品的欣赏和鼓励,进一步激发自媒体运营者的原创和创新。可是,无论“打赏”性质如何,都被许多自媒体当作了重要的赢利方式。随着微博、微信、抖音等新兴传播方式的崛起,相关知识产权的风险逐渐暴露。对于以内容创作为本的自媒体而言,运营者尤其应当谨慎对待著作权事宜。这不仅仅是对他人成果的尊重,也是对自身发展的保障。这需要他们要么尽可能使用原创作品,要么取得原作者及所有权人的明确授权,切莫轻易将“非盈利目的”作为免责理由。这也需要加快推进《著作权法》的修订进程,完善和优化网络内容生产监管制度体系,创新网络传播内容的知识产权治理模式,简化相关维权的流程和成本,鼓励创新激发原创动力。同时,每一个用户也是监督者,一旦发现违规违法使用他人著作权的情况,不仅可以积极举报,也可以主张返还违背自己认同本意的“打赏”,为获得更优质的内容培育一方良土。

    栏目主持 车玉

相关新闻: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