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说法释理  > 正文
“第三者”受赠财产如何公平处理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10日 13:49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常昊

    ■ 背景简述

    日前,热播电视剧《安家》收官。剧中有关房屋买卖的剧情,与很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也涉及很多法律问题。其中,剧中人物阚总婚内出轨“知否小姐”,因担心婚外情暴露,购入了一套公寓送给“第三者”作为补偿。纸终究包不住火。最后,其妻子还是决定提出离婚,并主张追回这套房产。此类纠纷该当如何处理呢?

    ■ 律师观点

    从情感角度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条“夫妻之间有相互忠实的义务”之规定,配偶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明知有可能伤害配偶情感和婚姻关系,仍与第三方建立或保持超出一般友谊的亲密关系,即可以认定为该方在主观上存在过错,在客观上实施了违法行为。

    从物质角度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17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精神,夫妻共同财产是基于法律的规定,因夫妻关系的存在而产生。如果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明知有可能损害夫妻共同财产权益,未经与配偶协商一致,即向与其建立或保持亲密关系的第三方实施赠与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且财产价值较大,超出一般日常生活所需的,该赠与行为应认定全部无效。主观上该方的赠与是基于其明知和故意,且一般也会向配偶隐瞒。客观上该方实施了向存在亲密关系的第三方实施了赠与大额共同财产的行为,且该等行为切实损害了配偶对于共同财产享有的合法权益。

    从司法实践角度看,近年来配偶一方起诉第三方要求返还财产案件并不罕见,裁判要点主要在于原告须证明其配偶与被告存在亲密关系以及其配偶向被告赠与大额财产的事实。但这恰恰是该类型案件的难点所在。如前文所述,有配偶者与第三方保持亲密关系并赠与财产的,一般均会隐瞒原告进行,原告的取证难度很大。另外,基于地区和家庭经济差异,对于“超出一般生活所需”的“大额财产”的认定亦存在争议。笔者认为,从严格保护婚姻关系和配偶共同财产权益的角度而言,在原告提供初步证据的前提下,可将举证责任分配给被告,由被告说明其从原告配偶处获得的财产的经过及性质并举证证明。举证不能的,应由被告承担不利后果。对于“超出一般生活所需”的财产或等价物,可以当年当地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的两倍为限。如果原告配偶向被告赠与的货币财产已经转化为登记在被告名下的不动产的,则根据物权登记公示效力原则,原告很难要求被告返还该不动产。这是由于原告配偶无权处分行为所对应的标的物应当是赠与给被告的钱款而非房产。不过,被告负有向原告返还其所得购房款的义务。

    “婚外情”现象对婚姻家庭和社会的稳定形成严重冲击,应当将其置于法律与道德这两种社会调控手段的监管之中。可是,法律监管因其固有的谦抑性原则和程序性要求,因此,自律和道德约束依然是首选。

    丁毅 江苏慎韬律师事务所主任

    ■ 点评

    值得关注的是,有不少学者和法官呼吁,此类案件应该被理性判断。如果千篇一律的判决婚外“第三者”如数返还受赠与财产,那么真正应当受到道德谴责、接受法律制裁的过错方配偶未必会受到惩罚,反而因此“人财两得”。

    法律应当平等地对待各方当事人。在现代婚姻关系中,难以要求任何人能以完全的理智来对抗人性,导致“婚外恋”或者“婚外同居”的行为出现的原因可谓形色各异,具体到个案中,婚外“第三者”、过错方配偶和无过错方配偶都可能存在问题。如若要公平公正处理,那么此案和彼案的处理方式将会大相径庭。这必须设立一个更为合理合情的责任分配制度加以规制。只有符合现代法治精神和彰显公平正义的裁判,才能在有效遏制婚外“第三者”现象的同时,也遏制有配偶者的“出轨”行为,进而以正确的道德示范作用,给社会带来正确的指引,净化社会风气。

    栏目主持 车玉

频道首页
延陵评论
觅渡时评
理论之窗
漫画评论
每周话题
网论精选
常言道
说法释理
  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说法释理  > 正文
“第三者”受赠财产如何公平处理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10日 13:49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常昊

    ■ 背景简述

    日前,热播电视剧《安家》收官。剧中有关房屋买卖的剧情,与很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也涉及很多法律问题。其中,剧中人物阚总婚内出轨“知否小姐”,因担心婚外情暴露,购入了一套公寓送给“第三者”作为补偿。纸终究包不住火。最后,其妻子还是决定提出离婚,并主张追回这套房产。此类纠纷该当如何处理呢?

    ■ 律师观点

    从情感角度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条“夫妻之间有相互忠实的义务”之规定,配偶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明知有可能伤害配偶情感和婚姻关系,仍与第三方建立或保持超出一般友谊的亲密关系,即可以认定为该方在主观上存在过错,在客观上实施了违法行为。

    从物质角度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17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精神,夫妻共同财产是基于法律的规定,因夫妻关系的存在而产生。如果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明知有可能损害夫妻共同财产权益,未经与配偶协商一致,即向与其建立或保持亲密关系的第三方实施赠与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且财产价值较大,超出一般日常生活所需的,该赠与行为应认定全部无效。主观上该方的赠与是基于其明知和故意,且一般也会向配偶隐瞒。客观上该方实施了向存在亲密关系的第三方实施了赠与大额共同财产的行为,且该等行为切实损害了配偶对于共同财产享有的合法权益。

    从司法实践角度看,近年来配偶一方起诉第三方要求返还财产案件并不罕见,裁判要点主要在于原告须证明其配偶与被告存在亲密关系以及其配偶向被告赠与大额财产的事实。但这恰恰是该类型案件的难点所在。如前文所述,有配偶者与第三方保持亲密关系并赠与财产的,一般均会隐瞒原告进行,原告的取证难度很大。另外,基于地区和家庭经济差异,对于“超出一般生活所需”的“大额财产”的认定亦存在争议。笔者认为,从严格保护婚姻关系和配偶共同财产权益的角度而言,在原告提供初步证据的前提下,可将举证责任分配给被告,由被告说明其从原告配偶处获得的财产的经过及性质并举证证明。举证不能的,应由被告承担不利后果。对于“超出一般生活所需”的财产或等价物,可以当年当地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的两倍为限。如果原告配偶向被告赠与的货币财产已经转化为登记在被告名下的不动产的,则根据物权登记公示效力原则,原告很难要求被告返还该不动产。这是由于原告配偶无权处分行为所对应的标的物应当是赠与给被告的钱款而非房产。不过,被告负有向原告返还其所得购房款的义务。

    “婚外情”现象对婚姻家庭和社会的稳定形成严重冲击,应当将其置于法律与道德这两种社会调控手段的监管之中。可是,法律监管因其固有的谦抑性原则和程序性要求,因此,自律和道德约束依然是首选。

    丁毅 江苏慎韬律师事务所主任

    ■ 点评

    值得关注的是,有不少学者和法官呼吁,此类案件应该被理性判断。如果千篇一律的判决婚外“第三者”如数返还受赠与财产,那么真正应当受到道德谴责、接受法律制裁的过错方配偶未必会受到惩罚,反而因此“人财两得”。

    法律应当平等地对待各方当事人。在现代婚姻关系中,难以要求任何人能以完全的理智来对抗人性,导致“婚外恋”或者“婚外同居”的行为出现的原因可谓形色各异,具体到个案中,婚外“第三者”、过错方配偶和无过错方配偶都可能存在问题。如若要公平公正处理,那么此案和彼案的处理方式将会大相径庭。这必须设立一个更为合理合情的责任分配制度加以规制。只有符合现代法治精神和彰显公平正义的裁判,才能在有效遏制婚外“第三者”现象的同时,也遏制有配偶者的“出轨”行为,进而以正确的道德示范作用,给社会带来正确的指引,净化社会风气。

    栏目主持 车玉

相关新闻: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