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说法释理  > 正文
直播带货的“红”与“黑”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13日 08:15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时晟昊

    ■ 背景简介

    从各大电商购物节到此次疫情防控期间,从红得发紫的李佳琦等头部主播,到职场网红罗永浩以及央视“段子手”朱广权等知名人物,甚至还有一些县长、市长等领导干部,从衣服、化妆品、土特产到旅游景点,带货直播以其体验度好、互动性强、场景多元化等特征,不仅为各地复工复产增添了一抹亮色,还搅动着各个消费领域的“一江春水”。然而,喧嚣过后却有纷扰。一些直播销售的产品频频曝出超过保质期、发货延迟、赠品不符,甚至是质量缺陷等问题。这让人们不得不开始思考,带货主播扮演的法律角色及应尽的法律责任等问题。

    ■ 律师有话说

    主播带货有其“红”,也有“黑”。所谓“红”,兴盛于场景消费、娱乐消费和体验消费的融合,以主播的个人魅力来吸引流量,凭主播个人信用为产品背书,靠直播间的气氛渲染将流量变现。可以说,主播带货,既有助于消费者获得对产品的直观体验,刺激了消费,也有利于提升产品生产厂家的品牌知名度,拓宽销售渠道。可是,利之所趋的背后却是各种“黑”,有虚假宣传、价格欺诈、产品瑕疵等问题。

    根据《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互联网广告是指网站、网页、互联网应用程序等互联网媒介,以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或者其他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地推销商品或者服务的商业广告。主播们通常以“亲测好评”“好物分享”等角度推销相关商品,并经由网络直播平台进行传播。这本质上应该是商业广告活动。因而,网络主播也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对“广告代言人”的定义,即是广告主以外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即使主播并未宣称自己是产品品牌的代言人,但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只要符合上述条件即可认定为“广告代言人”。

    若作为“广告代言人”,带货主播的法律义务就应受到明确的界定:不得代理医疗、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必须严格审查代言产品的生产许可、安全标识;代理的产品必须亲自使用,避免虚假宣传;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代言;不得侵犯其他厂商名誉权;还应当遵守广播电视总局关于规范网络直播行为的相关规定,杜绝低俗内容,等等。同时,他们还应杜绝使用《广告法》严格禁止的11种广告用语行为,如禁止在广告宣传语中出现例如“最高”“最好”“最低”等用语。

    此外,相关网络直播平台也应严格遵守《电子商务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在一定的条件下对本平台内经营者的违法行为,承担连带责任或者相应的责任。该平台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仍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该平台对其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并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作为消费者,一旦发现自身权益受损,可以采取相应的维权措施。例如,观看购物直播时,采取截屏、录屏等技术手段,固定带货主播对于商品质量、商品价格折扣等描述的证据;下单前仔细阅读商品详情页面,下单后保留支付凭证; 发现商品与广告不符或者质量问题的,及时与商家进行协商,并申请网络平台介入处理;处理未果的,可向市场监管行政部门进行投诉举报,必要时到法院起诉,等等。

    丁毅 江苏慎韬律师事务所主任

    ■ 点评

    当越来越多的人在享受流量红利的同时,带货主播及网络平台都应严格遵守各自的法律义务,合法经营、诚信交易。作为主播应具备法律常识,防范法律风险,只有在法律框架内从业,才能避免昙花一现;作为网络平台,应重视事前审查、事中监管、事后负责,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同时,我们需要积极建设由政府、企业、协会、网民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网络生态化治理环境,共同探索和发掘网络主播对社会的正向价值,使之更好更健康地发展,成为拉动消费的强力引擎。

    栏目主持 车玉

频道首页
延陵评论
觅渡时评
理论之窗
漫画评论
每周话题
网论精选
常言道
说法释理
  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说法释理  > 正文
直播带货的“红”与“黑”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13日 08:15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时晟昊

    ■ 背景简介

    从各大电商购物节到此次疫情防控期间,从红得发紫的李佳琦等头部主播,到职场网红罗永浩以及央视“段子手”朱广权等知名人物,甚至还有一些县长、市长等领导干部,从衣服、化妆品、土特产到旅游景点,带货直播以其体验度好、互动性强、场景多元化等特征,不仅为各地复工复产增添了一抹亮色,还搅动着各个消费领域的“一江春水”。然而,喧嚣过后却有纷扰。一些直播销售的产品频频曝出超过保质期、发货延迟、赠品不符,甚至是质量缺陷等问题。这让人们不得不开始思考,带货主播扮演的法律角色及应尽的法律责任等问题。

    ■ 律师有话说

    主播带货有其“红”,也有“黑”。所谓“红”,兴盛于场景消费、娱乐消费和体验消费的融合,以主播的个人魅力来吸引流量,凭主播个人信用为产品背书,靠直播间的气氛渲染将流量变现。可以说,主播带货,既有助于消费者获得对产品的直观体验,刺激了消费,也有利于提升产品生产厂家的品牌知名度,拓宽销售渠道。可是,利之所趋的背后却是各种“黑”,有虚假宣传、价格欺诈、产品瑕疵等问题。

    根据《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互联网广告是指网站、网页、互联网应用程序等互联网媒介,以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或者其他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地推销商品或者服务的商业广告。主播们通常以“亲测好评”“好物分享”等角度推销相关商品,并经由网络直播平台进行传播。这本质上应该是商业广告活动。因而,网络主播也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对“广告代言人”的定义,即是广告主以外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即使主播并未宣称自己是产品品牌的代言人,但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只要符合上述条件即可认定为“广告代言人”。

    若作为“广告代言人”,带货主播的法律义务就应受到明确的界定:不得代理医疗、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必须严格审查代言产品的生产许可、安全标识;代理的产品必须亲自使用,避免虚假宣传;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代言;不得侵犯其他厂商名誉权;还应当遵守广播电视总局关于规范网络直播行为的相关规定,杜绝低俗内容,等等。同时,他们还应杜绝使用《广告法》严格禁止的11种广告用语行为,如禁止在广告宣传语中出现例如“最高”“最好”“最低”等用语。

    此外,相关网络直播平台也应严格遵守《电子商务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在一定的条件下对本平台内经营者的违法行为,承担连带责任或者相应的责任。该平台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仍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该平台对其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并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作为消费者,一旦发现自身权益受损,可以采取相应的维权措施。例如,观看购物直播时,采取截屏、录屏等技术手段,固定带货主播对于商品质量、商品价格折扣等描述的证据;下单前仔细阅读商品详情页面,下单后保留支付凭证; 发现商品与广告不符或者质量问题的,及时与商家进行协商,并申请网络平台介入处理;处理未果的,可向市场监管行政部门进行投诉举报,必要时到法院起诉,等等。

    丁毅 江苏慎韬律师事务所主任

    ■ 点评

    当越来越多的人在享受流量红利的同时,带货主播及网络平台都应严格遵守各自的法律义务,合法经营、诚信交易。作为主播应具备法律常识,防范法律风险,只有在法律框架内从业,才能避免昙花一现;作为网络平台,应重视事前审查、事中监管、事后负责,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同时,我们需要积极建设由政府、企业、协会、网民等多元主体参与的网络生态化治理环境,共同探索和发掘网络主播对社会的正向价值,使之更好更健康地发展,成为拉动消费的强力引擎。

    栏目主持 车玉

相关新闻: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