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延陵评论  > 正文
构筑长三角一体化人才“朋友圈”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4日 16:27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时晟昊

    只要抓住人才这个“牛鼻子”,就能下好城市间竞争与合作的“先手棋”。

    8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上强调:长三角区域要发挥人才富集、科技水平高、制造业发达、产业链供应链相对完备和市场潜力大等诸多优势,要在一体化发展战略实施的过程中发现人才、培育人才、使用人才,以开放、服务、创新、高效的发展环境吸引海内外人才和企业安家落户。可见,一体化经济是高质量发展的人才“朋友圈”经济。

    《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打造区域创新共同体,推动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深度融合,促进人才流动和科研资源共享,整合区域创新资源,联合开展“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沪、苏、浙、皖一市三省,以及南京、杭州、嘉兴等城市,纷纷出台了能进能出的人才柔性流动机制。比如,江苏推行人才评价标准互认制度,浙江支持民营企业在上海等地设立“飞地孵化器”,G60科创走廊提出共建共享人才新高地行动方案,等等。这些新政策,为所有“长三角人”,以及有志于在长三角发展事业的人,带来了创新创业的新机遇,也为城市的新一轮发展增加了新的引擎。

    功以才成,业由才广。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尤其是工业化的中后期,人才加速向都市圈、大城市集聚,特殊人才向特定产业集聚区流动,是人才流动的基本规律。人才的聚散对于城市的兴衰起到风向标的作用。正如,北方城市的人才“东南飞”,就是北方城市空心化、经济下滑的写照;数字经济人才向杭州集聚,就是在阿里巴巴引领下,互联网经济兴起的反映。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城市“抢人大战”,实则就是城市的创新之战、发展潜力之战、未来繁荣之战。在这场“抢人大战”中,长三角城市无疑是大赢家,尤其是上海、杭州等大城市。

    对中小城市来说,“抢人大战”是大机遇,也是大挑战。长三角人才柔性流动机制为长三角区域的大“朋友圈”集聚人才,也为做大做强创新创业的蛋糕提供了人才红利,形成了人才制度洼地。可是,对城市间的小“朋友圈”,尤其对单个城市来说,就同时存在着城市间的协同与竞争。整体的人才蛋糕能做大,并不一定代表小“朋友圈”或个体城市的蛋糕也能做大做强,甚而会形成更大的劣势。一般来说,距离都市圈中心城市越近的区域,借助城市扩张和技术溢出的地理优势,人才争夺的竞争力会更强。常州处于长三角中心城市上海、支点城市杭州和南京的地理中心,要在新一轮人才的协同和竞争中取得新优势,就需要更多的智慧和勇气。

    时不我待,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在长三角一体化加速推进的背景下,人才区域市场化流动是大趋势,我们的城市人才观亟待变革。长期以来,长三角区域东西部发展不均衡,人才、知识、资本向东扎堆,人才红利无法在流动中倍增释放,人才流失成为欠发达地区发展的瓶颈。各省市千方百计出台抢人政策,限制人才自由流动,形成了“以邻为壑”的人才观。应对人才柔性流动新趋势,地区之间就要破除“行政区域”经济思维,主动拆除各种或明或暗的人才流动壁垒,不以人才数量、人才帽子作为地区人才质量评价标准,形成“以邻为伴”“不为所有,但为所用”的合作互动的人才观,继而在未来的人才竞争中,取得先发优势的竞争力。

    此外,还要摒弃不作为、慢作为的人才思想。有的人认为,城市离上海、杭州增长级远,也不在G60科创走廊范围内,难于找到合作机会,只能先保住人才存量,对于增量招引可以再看看。这是一种典型的懒政思维,与“勇争一流,耻为第二”的城市精神极不匹配。宁波也不在G60科创走廊城市中,可也积极与上海对接,以分中心的形式,招引了上海众多的科创中心。台州不毗邻杭州,亦能以“飞地孵化器”的方式,在杭州设立智能制造创新中心。新时代的行政人员,尤其是科技、招商等经济领域的官员,应该成为本领域“研究型”“专家型”的官员,以国际格局和世界眼光,把握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趋势,以问题导向在区域中定位城市功能,识别和引导人才、项目,主动参与城市人才“朋友圈”的竞争与合作。常州拥有较大影响力的科教城,还有较强竞争力的智能制造产业基础,可依托园区平台,选择特色产业与上海、南京、苏州等先进城市的科创中心合作,实现“引进来”在常州设立分中心,“走出去”在先进城市设立“飞地孵化器”,还可以在欠发达地区设立“飞地园区”。

    人材者,求之则愈出,置之则愈匮。开放市场下的人才,给人才更广阔的用武之地,才是吸引人才的“硬”道理。应该用更好的产业项目引人才,用更优的营商环境留人才,用更灵活的机制用人才。可以积极探索项目式、兼职式、候鸟式、联盟式、咨询式等多种不同的人才“招、引、用”模式,还可以实践适合不同技术平台、产业、企业类型的用人模式,由此在集聚创新人才,争创长三角“创新高原”的同时,为长三角城市人才一体化提供更多可行的经验与做法。 (李卫平)

频道首页
延陵评论
觅渡时评
理论之窗
漫画评论
每周话题
网论精选
常言道
说法释理
  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延陵评论  > 正文
构筑长三角一体化人才“朋友圈”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4日 16:27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时晟昊

    只要抓住人才这个“牛鼻子”,就能下好城市间竞争与合作的“先手棋”。

    8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上强调:长三角区域要发挥人才富集、科技水平高、制造业发达、产业链供应链相对完备和市场潜力大等诸多优势,要在一体化发展战略实施的过程中发现人才、培育人才、使用人才,以开放、服务、创新、高效的发展环境吸引海内外人才和企业安家落户。可见,一体化经济是高质量发展的人才“朋友圈”经济。

    《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打造区域创新共同体,推动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深度融合,促进人才流动和科研资源共享,整合区域创新资源,联合开展“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沪、苏、浙、皖一市三省,以及南京、杭州、嘉兴等城市,纷纷出台了能进能出的人才柔性流动机制。比如,江苏推行人才评价标准互认制度,浙江支持民营企业在上海等地设立“飞地孵化器”,G60科创走廊提出共建共享人才新高地行动方案,等等。这些新政策,为所有“长三角人”,以及有志于在长三角发展事业的人,带来了创新创业的新机遇,也为城市的新一轮发展增加了新的引擎。

    功以才成,业由才广。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尤其是工业化的中后期,人才加速向都市圈、大城市集聚,特殊人才向特定产业集聚区流动,是人才流动的基本规律。人才的聚散对于城市的兴衰起到风向标的作用。正如,北方城市的人才“东南飞”,就是北方城市空心化、经济下滑的写照;数字经济人才向杭州集聚,就是在阿里巴巴引领下,互联网经济兴起的反映。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城市“抢人大战”,实则就是城市的创新之战、发展潜力之战、未来繁荣之战。在这场“抢人大战”中,长三角城市无疑是大赢家,尤其是上海、杭州等大城市。

    对中小城市来说,“抢人大战”是大机遇,也是大挑战。长三角人才柔性流动机制为长三角区域的大“朋友圈”集聚人才,也为做大做强创新创业的蛋糕提供了人才红利,形成了人才制度洼地。可是,对城市间的小“朋友圈”,尤其对单个城市来说,就同时存在着城市间的协同与竞争。整体的人才蛋糕能做大,并不一定代表小“朋友圈”或个体城市的蛋糕也能做大做强,甚而会形成更大的劣势。一般来说,距离都市圈中心城市越近的区域,借助城市扩张和技术溢出的地理优势,人才争夺的竞争力会更强。常州处于长三角中心城市上海、支点城市杭州和南京的地理中心,要在新一轮人才的协同和竞争中取得新优势,就需要更多的智慧和勇气。

    时不我待,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在长三角一体化加速推进的背景下,人才区域市场化流动是大趋势,我们的城市人才观亟待变革。长期以来,长三角区域东西部发展不均衡,人才、知识、资本向东扎堆,人才红利无法在流动中倍增释放,人才流失成为欠发达地区发展的瓶颈。各省市千方百计出台抢人政策,限制人才自由流动,形成了“以邻为壑”的人才观。应对人才柔性流动新趋势,地区之间就要破除“行政区域”经济思维,主动拆除各种或明或暗的人才流动壁垒,不以人才数量、人才帽子作为地区人才质量评价标准,形成“以邻为伴”“不为所有,但为所用”的合作互动的人才观,继而在未来的人才竞争中,取得先发优势的竞争力。

    此外,还要摒弃不作为、慢作为的人才思想。有的人认为,城市离上海、杭州增长级远,也不在G60科创走廊范围内,难于找到合作机会,只能先保住人才存量,对于增量招引可以再看看。这是一种典型的懒政思维,与“勇争一流,耻为第二”的城市精神极不匹配。宁波也不在G60科创走廊城市中,可也积极与上海对接,以分中心的形式,招引了上海众多的科创中心。台州不毗邻杭州,亦能以“飞地孵化器”的方式,在杭州设立智能制造创新中心。新时代的行政人员,尤其是科技、招商等经济领域的官员,应该成为本领域“研究型”“专家型”的官员,以国际格局和世界眼光,把握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趋势,以问题导向在区域中定位城市功能,识别和引导人才、项目,主动参与城市人才“朋友圈”的竞争与合作。常州拥有较大影响力的科教城,还有较强竞争力的智能制造产业基础,可依托园区平台,选择特色产业与上海、南京、苏州等先进城市的科创中心合作,实现“引进来”在常州设立分中心,“走出去”在先进城市设立“飞地孵化器”,还可以在欠发达地区设立“飞地园区”。

    人材者,求之则愈出,置之则愈匮。开放市场下的人才,给人才更广阔的用武之地,才是吸引人才的“硬”道理。应该用更好的产业项目引人才,用更优的营商环境留人才,用更灵活的机制用人才。可以积极探索项目式、兼职式、候鸟式、联盟式、咨询式等多种不同的人才“招、引、用”模式,还可以实践适合不同技术平台、产业、企业类型的用人模式,由此在集聚创新人才,争创长三角“创新高原”的同时,为长三角城市人才一体化提供更多可行的经验与做法。 (李卫平)

相关新闻: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