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说法释理  > 正文
意外之殇由法度量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4日 16:37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时晟昊

    ■ 案情简介

    日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案件。据报道,该案中,67岁的王女士在北京西站北广场二楼进站口,被63岁的刘女士的拉杆行李箱绊倒受伤,15天后在医院去世。王女士的儿子刘先生认为,刘女士在公共场所过于贴近其母亲,且在其拖拽箱子时,并未将箱子紧贴身后或进行提示,没有尽到注意义务,对于其母亲的跌倒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主要责任。被告方刘女士认为自己并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且刘先生既没有妥善安置其母亲,也没有将之及时送医,本身也存在过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无独有偶。不久前,佛山有一老人被狗绳绊倒身亡,杭州又有一骑电瓶车女子被工程警示绳割喉受伤。这几起意外事件都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关注。意外事件中,损害事实令人唏嘘,可因此造成的相关损失又当如何考量呢?

    ■ 律师有话说

    首先,本案并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失致人死亡,且原告也只是通过民事起诉的方式追究被告的侵权责任,故讨论的焦点仅围绕着民事责任展开。

    原被告双方是否存在“过错”是影响案件审理结果的重要前提。从网络曝光的现场监控视频看,无论是被告方的避让,还是原告方的行走与被绊倒,双方的动作并无明显的不合理与不正当之处。尽管双方各执一词,原告认为被告方存在未尽必要的注意义务和提醒义务,被告认为原告方存在疏忽大意且未尽观察义务,但这些均难以被认定为法律意义上的“过错”。现有的法律并没有规定出行乘客在做排队、逆行、转身等动作时彼此之间该做何种程度的注意与避让,也没有规定乘客的行李箱该如何携带,以及送站人员该进行何种保护等义务内容。据此,被告受伤致死或只是一起意外伤害事件。

    对于双方无过错的意外事件,目前仍依据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24条规定的公平责任原则,在损害事实已经发生的情况下,以公平考虑作为价值判断标准,根据实际情况和可能,由双方当事人公平地分担损失。由于《侵权责任法》将公平责任确定为损失分担的一般规则,有时往往出于“息事宁人”的考虑,存在适用范围过宽的风险,因此,其使用条件必须被严格规范。如,只有在按侵权法归责原则受害人仍无法得到任何赔偿的情况下,方有适用公平责任的可能性,这也是公平责任适用的前提条件;行为人与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受害人损失巨大,需要填补;尽管行为人不成立或不承担侵权责任,但行为人与受害人损失之间始终存在着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受害人的损失只适用于造成财产损失的案件,且为直接损失。认定公平责任的基本方法就是,对损害事实和当事人经济状况进行综合考虑比较,基于公平的观念,衡量利益及其得失,最终确定当事人双方分担损失的比例。

    此外,我们今后仍需考虑是否还存在第三方需对原告方的损失承担责任。根据即将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814条与第823条的规定,原告母亲在从铁路运输承运人处成功购票后进站检票候车,可理解为运输过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么,原告母亲在候车室进站检票时发生意外,且在排除其自身健康原因和其故意、重大过失造成死亡的情况下,也可以主张由铁路运输承运人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

    丁毅 江苏慎韬律师事务所主任

    ■ 点评

    对于行为人与受害人双方均无过错的意外事件,通过公平责任对受害人予以侵权责任承担方式之外的救济,是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实现手段之一。不过,民法典第1186条严格限制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其规定若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不能仅仅根据实际情况做出由当事人分担损失的裁判,必须依据法律规定做出相应的裁判。这样的限制,可以更有效地避免当事人滥诉缠访,避免对加害人课以责任,防止公平责任被滥用,从社会法意义上使受害人获得应有的补偿。

    栏目主持 车玉

频道首页
延陵评论
觅渡时评
理论之窗
漫画评论
每周话题
网论精选
常言道
说法释理
  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说法释理  > 正文
意外之殇由法度量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4日 16:37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时晟昊

    ■ 案情简介

    日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案件。据报道,该案中,67岁的王女士在北京西站北广场二楼进站口,被63岁的刘女士的拉杆行李箱绊倒受伤,15天后在医院去世。王女士的儿子刘先生认为,刘女士在公共场所过于贴近其母亲,且在其拖拽箱子时,并未将箱子紧贴身后或进行提示,没有尽到注意义务,对于其母亲的跌倒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主要责任。被告方刘女士认为自己并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且刘先生既没有妥善安置其母亲,也没有将之及时送医,本身也存在过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无独有偶。不久前,佛山有一老人被狗绳绊倒身亡,杭州又有一骑电瓶车女子被工程警示绳割喉受伤。这几起意外事件都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关注。意外事件中,损害事实令人唏嘘,可因此造成的相关损失又当如何考量呢?

    ■ 律师有话说

    首先,本案并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失致人死亡,且原告也只是通过民事起诉的方式追究被告的侵权责任,故讨论的焦点仅围绕着民事责任展开。

    原被告双方是否存在“过错”是影响案件审理结果的重要前提。从网络曝光的现场监控视频看,无论是被告方的避让,还是原告方的行走与被绊倒,双方的动作并无明显的不合理与不正当之处。尽管双方各执一词,原告认为被告方存在未尽必要的注意义务和提醒义务,被告认为原告方存在疏忽大意且未尽观察义务,但这些均难以被认定为法律意义上的“过错”。现有的法律并没有规定出行乘客在做排队、逆行、转身等动作时彼此之间该做何种程度的注意与避让,也没有规定乘客的行李箱该如何携带,以及送站人员该进行何种保护等义务内容。据此,被告受伤致死或只是一起意外伤害事件。

    对于双方无过错的意外事件,目前仍依据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24条规定的公平责任原则,在损害事实已经发生的情况下,以公平考虑作为价值判断标准,根据实际情况和可能,由双方当事人公平地分担损失。由于《侵权责任法》将公平责任确定为损失分担的一般规则,有时往往出于“息事宁人”的考虑,存在适用范围过宽的风险,因此,其使用条件必须被严格规范。如,只有在按侵权法归责原则受害人仍无法得到任何赔偿的情况下,方有适用公平责任的可能性,这也是公平责任适用的前提条件;行为人与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受害人损失巨大,需要填补;尽管行为人不成立或不承担侵权责任,但行为人与受害人损失之间始终存在着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受害人的损失只适用于造成财产损失的案件,且为直接损失。认定公平责任的基本方法就是,对损害事实和当事人经济状况进行综合考虑比较,基于公平的观念,衡量利益及其得失,最终确定当事人双方分担损失的比例。

    此外,我们今后仍需考虑是否还存在第三方需对原告方的损失承担责任。根据即将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814条与第823条的规定,原告母亲在从铁路运输承运人处成功购票后进站检票候车,可理解为运输过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么,原告母亲在候车室进站检票时发生意外,且在排除其自身健康原因和其故意、重大过失造成死亡的情况下,也可以主张由铁路运输承运人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

    丁毅 江苏慎韬律师事务所主任

    ■ 点评

    对于行为人与受害人双方均无过错的意外事件,通过公平责任对受害人予以侵权责任承担方式之外的救济,是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实现手段之一。不过,民法典第1186条严格限制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其规定若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不能仅仅根据实际情况做出由当事人分担损失的裁判,必须依据法律规定做出相应的裁判。这样的限制,可以更有效地避免当事人滥诉缠访,避免对加害人课以责任,防止公平责任被滥用,从社会法意义上使受害人获得应有的补偿。

    栏目主持 车玉

相关新闻: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