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延陵评论  > 正文
老城厢复兴中的文化自觉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7日 10:40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常昊

    开启老城厢复兴的这一个多月来,“老城厢”已成为常州最热的,且带有历史气息的文化名词。常州老城厢范围内(关河以南、丽华北路以西、老运河以北、中吴大桥以西),历史文化遗存丰富,红梅公园、东坡公园等名胜古迹众多,还有大成厂、第五毛纺厂等近现代工业窗口。对于有着2500多年人文历史的江南名城,老城厢是常州的“根”和“魂”,有过璀璨辉煌的时期,也有过令人扼腕的过往。而今,载着新时代常州复兴梦的老城厢建设,当以“充分彰显常州的历史积淀和人文韵味”的定位,拉开一场文化自觉建设行动。

    “文化自觉”是费孝通先生于1997年首次提出,主要包括对“根”的找寻与继承,对发展趋向的规律把握与持续指引。“文化自觉”是对文化地位及作用的深刻认识,是对文化发展规律的正确把握,更是对发展文化历史责任的主动担当。从城市格局到街道景观,从园林古建到街巷机理,加上文教与商业、名人与市井、宗教与世俗及其他林林总总,常州老城厢应是一个活态的物质与非物质融合的有机体。因此,做好老城厢复兴,“形”是以常州历史建筑为主,其“神”则应为常州的地方文化,即传承好常州历史文化。不过,这绝不能排斥创新与现代文化的“文化自觉”。从宏观层面看,就是要有机捏合当地历史文化资源与现代建设文化,精心规划、精致建设、精细管理;从微观层面看,就是要发掘城市文化资源,保持城市文化特色,注重城市美学,在城市空间、城市意象、特色节点和建设景观等方面,推进城市特色文化建设,让建筑艺术与环境和谐结合,体现出城市历史、传统与风情的合理组合。

    在理念上,老城厢建设要突出地方文化属性。我们要提高历史与地理站位,围绕吴地、水乡的独特位置关系,充分挖掘历史人文底蕴,整合特色空间资源,总体空间按照历史人文、现代风貌、自然山水、公园绿地等进行分类控制、个性引导,重点打造“一环三轴”(老运河—关河水上环线、青果巷—西赢里历史文脉轴、文化宫—南大街核心商圈轴、天宁寺—江南商场延陵景观轴),依托古运河、关河等水系沟通相关节点,建设以南市河等为中心的城市历史文化风貌区,让历史与现代、古城与新城通过文化这个桥梁,科学对接、巧妙融合,实现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在建筑上,老城厢要突出常州特色的文化内涵。“粉墙黛瓦”“小桥流水”,是江南建筑传统特色。不过,在当下国内很多城市的同质化建设下,这不仅失去了文化个性,也不能体现建筑美学,反而成为建筑形态上地域特色与文脉的缺憾。因此,常州的老城厢建筑,可从物质文化、行为文化、制度文化、心理文化等层面系统考虑,形成一系列主题突出的景观、建筑体系,使我们的城市语言、城市符号凸显出本土的文化主题和文化特质,进而提振城市营销和城市形象。这其中,特别要注重民生与民声,结合“城市双修”,对青果巷、前后北岸等既有历史建筑,以及清潭新村、红梅新村等具有时代特色的建筑群进行选择性修复或提升,体现出城市的生长与发展变迁,形成城市的历史文化名片,反映出城市的独特发展历史。老城厢要以此成为一个融综合性、通俗性、唯一性于一体的“核心磁场”,让本地市民高度认同,让外来宾朋记忆深刻。

    在细节上,老城厢建设还要注重文化品位。正如“浪漫之都”巴黎、“东方之珠”香港、“人间天堂”杭州等世界名城,都有其个性鲜明的建筑特色和文化品位。它们不仅在大型建筑、城市形象等方面带给人强烈的视觉与心理冲击,更在其城市的不断更新中,既保证了基本风格的延续与传承,又突出现代实用与文化品位。因此,常州的老城厢建设,不仅要注意保留城市独特的地方文化特征,还要接受现代先进理念,使其既能折射地方历史文化,又能呈现浓厚现代气息。如在建筑色彩上,尽量选取柔和与韵味深沉、典雅的色调,避免追求流行的亮色和杂乱无章的图案等;在建筑规模上,要体现出关注人们心态朴素与平和的格调;在建筑氛围上,特别是在公园、休闲亭等大众化的建筑物方面,要营造出和谐、清雅、幽静的氛围;在建筑小品上,要表达出最具说服力的城市文化语言,做到“一字一灯显用心、一路一景有水准”,体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审美效果。

    老城厢建设,不是一个筐,不能什么都往里面装。老城厢复兴,不只是一个行动或项目,而是一种情怀,一种精神,更是常州历史文化的骨气和底气。因此,这更像是一门艺术、一件雕塑,要以文化的匠心去雕琢、打磨。(孙伯琦)

频道首页
延陵评论
觅渡时评
理论之窗
漫画评论
每周话题
网论精选
常言道
说法释理
  您正在浏览是   观点频道 > 延陵评论  > 正文
老城厢复兴中的文化自觉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7日 10:40 来源:常州日报
编辑:常昊

    开启老城厢复兴的这一个多月来,“老城厢”已成为常州最热的,且带有历史气息的文化名词。常州老城厢范围内(关河以南、丽华北路以西、老运河以北、中吴大桥以西),历史文化遗存丰富,红梅公园、东坡公园等名胜古迹众多,还有大成厂、第五毛纺厂等近现代工业窗口。对于有着2500多年人文历史的江南名城,老城厢是常州的“根”和“魂”,有过璀璨辉煌的时期,也有过令人扼腕的过往。而今,载着新时代常州复兴梦的老城厢建设,当以“充分彰显常州的历史积淀和人文韵味”的定位,拉开一场文化自觉建设行动。

    “文化自觉”是费孝通先生于1997年首次提出,主要包括对“根”的找寻与继承,对发展趋向的规律把握与持续指引。“文化自觉”是对文化地位及作用的深刻认识,是对文化发展规律的正确把握,更是对发展文化历史责任的主动担当。从城市格局到街道景观,从园林古建到街巷机理,加上文教与商业、名人与市井、宗教与世俗及其他林林总总,常州老城厢应是一个活态的物质与非物质融合的有机体。因此,做好老城厢复兴,“形”是以常州历史建筑为主,其“神”则应为常州的地方文化,即传承好常州历史文化。不过,这绝不能排斥创新与现代文化的“文化自觉”。从宏观层面看,就是要有机捏合当地历史文化资源与现代建设文化,精心规划、精致建设、精细管理;从微观层面看,就是要发掘城市文化资源,保持城市文化特色,注重城市美学,在城市空间、城市意象、特色节点和建设景观等方面,推进城市特色文化建设,让建筑艺术与环境和谐结合,体现出城市历史、传统与风情的合理组合。

    在理念上,老城厢建设要突出地方文化属性。我们要提高历史与地理站位,围绕吴地、水乡的独特位置关系,充分挖掘历史人文底蕴,整合特色空间资源,总体空间按照历史人文、现代风貌、自然山水、公园绿地等进行分类控制、个性引导,重点打造“一环三轴”(老运河—关河水上环线、青果巷—西赢里历史文脉轴、文化宫—南大街核心商圈轴、天宁寺—江南商场延陵景观轴),依托古运河、关河等水系沟通相关节点,建设以南市河等为中心的城市历史文化风貌区,让历史与现代、古城与新城通过文化这个桥梁,科学对接、巧妙融合,实现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在建筑上,老城厢要突出常州特色的文化内涵。“粉墙黛瓦”“小桥流水”,是江南建筑传统特色。不过,在当下国内很多城市的同质化建设下,这不仅失去了文化个性,也不能体现建筑美学,反而成为建筑形态上地域特色与文脉的缺憾。因此,常州的老城厢建筑,可从物质文化、行为文化、制度文化、心理文化等层面系统考虑,形成一系列主题突出的景观、建筑体系,使我们的城市语言、城市符号凸显出本土的文化主题和文化特质,进而提振城市营销和城市形象。这其中,特别要注重民生与民声,结合“城市双修”,对青果巷、前后北岸等既有历史建筑,以及清潭新村、红梅新村等具有时代特色的建筑群进行选择性修复或提升,体现出城市的生长与发展变迁,形成城市的历史文化名片,反映出城市的独特发展历史。老城厢要以此成为一个融综合性、通俗性、唯一性于一体的“核心磁场”,让本地市民高度认同,让外来宾朋记忆深刻。

    在细节上,老城厢建设还要注重文化品位。正如“浪漫之都”巴黎、“东方之珠”香港、“人间天堂”杭州等世界名城,都有其个性鲜明的建筑特色和文化品位。它们不仅在大型建筑、城市形象等方面带给人强烈的视觉与心理冲击,更在其城市的不断更新中,既保证了基本风格的延续与传承,又突出现代实用与文化品位。因此,常州的老城厢建设,不仅要注意保留城市独特的地方文化特征,还要接受现代先进理念,使其既能折射地方历史文化,又能呈现浓厚现代气息。如在建筑色彩上,尽量选取柔和与韵味深沉、典雅的色调,避免追求流行的亮色和杂乱无章的图案等;在建筑规模上,要体现出关注人们心态朴素与平和的格调;在建筑氛围上,特别是在公园、休闲亭等大众化的建筑物方面,要营造出和谐、清雅、幽静的氛围;在建筑小品上,要表达出最具说服力的城市文化语言,做到“一字一灯显用心、一路一景有水准”,体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审美效果。

    老城厢建设,不是一个筐,不能什么都往里面装。老城厢复兴,不只是一个行动或项目,而是一种情怀,一种精神,更是常州历史文化的骨气和底气。因此,这更像是一门艺术、一件雕塑,要以文化的匠心去雕琢、打磨。(孙伯琦)

相关新闻:
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